主页 > 舆情 >

【古人有瘾】连杜甫都夸赞的婚姻,是否真的完

时间:2020-08-02 00:11

来源:新闻作者:非洲中文网点击: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句话曾被很多人拿来打趣别人,或形容自己。虽然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却也说明了几分无奈。

  美满到流传千古的爱情故事确实不多,杜甫在《琴台》中写到过一个:“茂陵多病后,尚爱卓文君。酒肆人间世,琴台日暮云。”女主角,就是西汉才女卓文君。

制图:魏雷超

制图:魏雷超

  她的经历称得上传奇:年轻时敢于追求所爱所愿;年华老去、险遭背弃时,也能以智慧成功捍卫婚姻。婚姻内外,她的光芒,都足以让自己与身为大才子的丈夫携手并立。

  卓文君是西汉临邛人,以今天的标准衡量,就是一名妥妥的“白富美”。

  在临邛,她的父亲卓王孙是无人不知的大富豪,由于世代善于经商,到卓王孙时,家里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财富,珍宝无数不说,还有许多仆人。

  对女儿,父亲确实疼爱有加。从小便请人教她弹琴、画画,卓文君非常聪明,不管学什么都是一点就透,很快成为远近闻名的才女。

  年岁渐长,她的颜值也越来越高,眉目如画,皮肤白皙细腻,笑起来十分好看。如此才貌双全的女子,可想而知会有多么讨人喜欢。

  人人都以为,卓文君会拥有最完美的人生,包括婚姻。怎奈事与愿违,她的第一段婚姻十分不幸,出嫁没多久,丈夫就去世了。卓王孙怜惜女儿,便让她搬回家里居住。

  虽然结过婚,可卓文君毕竟出身大富之家,自己在各方面又十分出众,在回到娘家之后,仍然不乏追求者。但她始终不置可否,暗暗打定主意,再嫁时一定要找一个心意相通的人。

  很快,这个人出现了。

  在一次宴会上,卓文君见到了精通音律的才子,司马相如。

制图:魏雷超

制图:魏雷超

  他是临邛县令王吉的好友,有才华、长得帅,就是家境太差,在仕途上也一直郁郁不得志。王吉就邀请司马相如来自己这边散散心,还经常上门拜访,态度十分恭敬。

  “司马相如是县令大人的贵客!”消息很快传遍临邛的大街小巷。卓王孙听说了,便和别的富户商议,置办一桌酒席请王吉和司马相如过来吃饭。

  对司马相如的名声,卓文君早有耳闻,于是在宴席当天偷偷躲在门后,想看看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巧的是,司马相如也对卓文君十分倾慕。因此,席间有人请他弹奏一曲时,他没有推脱,还花了点小心思,特意献上一曲《凤求凰》。

  黄金千两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卓文君听懂了曲中之意,心中又惊又喜。当晚,几经思量,她最终下定决心:和司马相如一起走,离开临邛!

  对卓文君的举动,理智的人难免嫌其轻率。但对她来说,这是对爱情最果敢的追求,她知道父亲会反对,也有勇气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不管贫富贵贱,我都愿意生死相随。

  便如史书记载,“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与驰归成都。”

  得知女儿与司马相如一起去了成都,卓王孙果然暴跳如雷,撂下狠话:一分钱也不给他们!

制图:魏雷超

制图:魏雷超

  与家庭决裂,卓文君心里一定是痛苦的,在生活层面,又面临着另一重考验:司马相如家里真不是一般的穷,几乎家徒四壁、身无长物。

  对贫穷,她倒不以为意,每日粗茶淡饭,与司马相如抚琴相和。过了一段时间后,为了生计,卓文君和丈夫一起又回到了临邛,卖掉车马,用换来的钱开了一家小酒馆。

  请不起太多伙计,她便放下身段,当垆卖酒,亲自招呼主顾。司马相如则换上了便于劳作的犊鼻裤,站在闹市里清洗杯盘酒器。虽然清苦,却也自得其乐。

  曾有人分析,这是卓文君向父亲求和的一个小手段,为人父母总归舍不得子女吃苦。可反过来看,她出身大户人家,敢于抛头露面,不受世俗观念束缚,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无可奈何,卓王孙妥协了。他给女儿送来仆人和大笔的钱财,还有出嫁所需的衣服被褥等等,算是变相承认了这桩婚事。卓文君和丈夫回到成都,买了田地房屋,过上富足的生活。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