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

何以致死?被虐待的方洋洋的22岁冬天

时间:2020-11-19 22:55

来源:新闻作者:非洲中文网点击:

  特写|何以致死?被虐待的方洋洋的22岁冬天

  在鲁北平原大地上,山东禹城张庄村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而今却因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处在舆论漩涡。

  2019年1月31日,农历腊月二十六,春节临近,过年的氛围渐渐浓起来。晚上六点钟前后,张庄村张吉林的儿子张丙回到家中,吃完饭后发现妻子方洋洋自称“冷”,其母亲刘兰英就给她喂热水。母子俩觉得方洋洋不太对劲,两眼发直、喘粗气,随后就拨打了120,救护车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时间拨回到方洋洋去世前一年。禹城市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书透露,2018年上半年,刘兰英就向张丙抱怨方洋洋懒、不会干活,所以经常骂她,张丙听后偶尔会揍方洋洋。2018年下半年开始,因为张丙去看望方洋洋住院的父亲时被打,张吉林全家人都加入到虐待方洋洋的队伍中,挨饿、罚站、挨冻、抽打、限制出门……张家人无所不用其极。

  也就在这短短半年时间,身高一米七多的方洋洋体重从160多斤,暴瘦至60多斤。开始被打时,她还会反抗,后来被打怕了,只说“别打我了,我听话了”。

  “他儿子(张丙)还挺老实的,但是(张)吉林平时太爱喝酒,女儿经常给他买酒,酒后脾气又管不住,他媳妇(刘兰英)不太与人打交道,性格比较孤僻。”张吉林家的一位同村亲戚这样形容这家人。

  方洋洋去世后,禹城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方洋洋家属也将张丙及其父母告上了法庭。今年1月22日,禹城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张丙及其父母被以虐待罪判处二到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张丙适用缓刑。方洋洋家属认为判决过轻,案件后被德州市中院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该案预计11月27日重新开庭。

  冬天来了,方洋洋夫家门口的梧桐树叶子都黄了,落了一地,这个止步22岁的女子再也不用被困在这所红色的老房子饱受折磨了。

  家庭

  张庄村所在的张庄镇隶属于德州市禹城市,沿着横穿张庄镇而过的101省道继续往北走,很快就会进入德州市平原县境内的前曹镇。方洋洋家所在的方庄村就在前曹镇,不过与101省道隔着一条货运铁路线,加之路况不好,方庄村出行并不是特别方便。

  方洋洋是家中独女,其父亲兄弟二人,受制于家庭条件困难,父亲在四十多岁时才娶了被人从火车站领回的杨兰。方洋洋的叔叔方天豹至今未婚,且身体体弱多病。方洋洋父亲去世后,叔叔方天豹一直勉强照顾嫂子杨兰。

  今年9月,山东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所为杨兰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杨兰被诊断为轻度精神发育迟缓,智力低下,理解力差,不能做出自己完全正确的意思表达。

  11月18日,澎湃新闻()记者在方庄村见到了杨兰,面对一众媒体记者的来访,杨兰始终是一副淡然的表情,有时候脸上还会挂着微笑。与其交流,提及去世的女儿,她也没有什么话讲。不过,她会主动给来访的人搬凳子、递烟、送水。

  杨兰居住的房子是借助政府补助盖起来的,走进杨兰居住的正房,客厅一角堆放了不少袋小麦,除了一张桌子和柜子外,室内基本上没啥像样的家具。

  杨兰居住在里屋,屋内也摆着一张桌子,还有一个取暖的炉子,剩下的空间几乎被一张砖和水泥砌起来的床占据了,虽然床不小,但是上面摆满了杂物,仅留下一个人勉强可以躺卧的空间,床上铺着的被褥已是破旧不堪。

  鉴于舅舅家的现实情况,方洋洋的两位姑表哥承担起了为表妹讨公道的任务。

  “因为舅舅年龄很大才有的表妹,又是家里的独女,对这个孩子都格外疼爱,表妹智力不太好,小学就辍学了,也没有出去打工,一直在家务农。”年龄四十出头的表哥谢树雷是看着方洋洋长大的。

  在方庄村村民和谢树雷口中,方洋洋虽然有点智力低下,但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见了人很有礼貌,自己能照顾自己,“个子高挑,长得挺白净,就是摊上这么个家庭。”

  结婚

  眼看着,那个在家里跑来跑去的小姑娘出落得像个大人了。

  2016年,方洋洋19周岁了,经人做媒,张家和方家结成了亲家,她与时年26岁的张丙在当年11月18日完婚。

  结婚那天,可能是方洋洋22岁的生命中少有的高光时刻。她穿着白色的婚纱,在亲朋簇拥下来到了离家十公里左右的张庄村,带着对新生活的期许,她满面笑容。

  “人家那个女孩子挺好,个子挺高,长得也挺俊,笑起来可好看了!”谈及对方洋洋的印象,张庄村很多人还停留在她结婚时的场景。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