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

抗美援朝战场上,他的任务是亲手安葬牺牲的志

时间:2020-10-17 19:24

来源:新闻作者:非洲中文网点击:

  抗美援朝战场上,他的任务是亲手安葬牺牲的志愿军烈士……

  抗美援朝战场上,张书义的任务是亲手安葬牺牲的志愿军烈士,给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战友以最后的温暖和告慰——

  “安葬组的工兵班查看地形、挖好墓穴。护士用酒精擦净烈士身上的泥污和血迹,为他们整理衣物。组长清点烈士遗物,登记信息,在简易地图上标注安葬地点。大家一起用一丈八尺的白布把烈士遗体包裹整齐进行安葬。”

  ——张书义

  “那一天,敌人的炮声越来越近,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包裹他的白布。我和护士高莲清、朝鲜劳动党地下党员朴顺子边流泪边整理遗体,朝着祖国的方向,将烈士安放进墓坑中。”70年过去,张书义还是会不时想起朝鲜半岛上涟川郡的那片小松林。

  那里,有他珍藏一生的回忆。

  1950年11月27日,时任志愿军第26军后勤部第三医院文化教员的张书义和战友换上厚棉衣,揣上高粱米,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时年17岁的他被任命为烈士安葬组组长,负责安葬烈士和转运重伤员。

  “安葬组的工兵班查看地形、挖好墓穴。护士用酒精擦净烈士身上的泥污和血迹,为他们整理衣物。组长清点烈士遗物,登记信息,在简易地图上标注安葬地点。大家一起用一丈八尺的白布把烈士遗体包裹整齐进行安葬。”这套程序张书义烂熟于心,有时在梦里也会一遍遍重复。他深知这份工作的意义,这是给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战友最后的温暖和告慰。

  “保证完成任务!”一天傍晚,他们接到通知,4名从前线转运下来的重伤员牺牲了,需立即就地安葬。这是张书义担任组长后受领的第一个任务,没想到完成得异常艰难。

  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让土地硬得像一块生铁。要挖出4个墓穴,何其艰难?他们用锹铲,用锤砸,用镐刨,但进展十分缓慢。

  “志愿军同志,试试用火烧。”一位朝鲜老大爷给张书义支招。

  “美军飞机时不时过来侦察,发现火堆怎么办?”张书义有些担心,但大爷痛心疾首地说:“你看看周围的村庄,都被美国鬼子的汽油弹烧光了,到处都在着火啊。”

  “组长,烧不烧?”工兵班战士都看着张书义。

  “烧!”浓烟夹杂着火苗瞬时腾空而起,每烧十几分钟,战士们就把上层的土挖开,再烧,再挖,再烧……第二天凌晨4点多,4个墓穴终于挖好了。

  当护士们用爬犁拉着烈士遗体一步一步挪向墓穴的时候,所有人都哭了。

  “他们是谁的儿子?又是谁的兄弟?”白布包裹下的战友是那么安静,他们都只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呀!张书义如今回忆起来,依旧潸然泪下:“当时就一个念头:报仇!为战友们报仇!”

  1951年4月,第五次战役打响。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突破“三八线”,直捣汉城。第26军后勤部第三医院组建60人的“前线救护队”,建立临时医疗点,救治前线转运下来的伤员。

  情况突变。5月23日凌晨,后勤部的骑兵通信员送来一纸命令:联合国军正组织反扑,“前线救护队”立即北撤。

  一路急行军至晌午,“前线救护队”已后撤20公里,离“三八线”越来越近,炮声也愈发清晰。

  此时,医院接到消息,向南3公里处有一名战友牺牲了,需派人立即前去处理,朝鲜劳动党地下党员朴顺子正守着这位烈士。

  “院长,我去!”张书义第一个站了出来,“这是我们安葬组的任务。”

  院长看着张书义年轻稚嫩的脸庞,面露犹豫:“部队都已北撤,你们可能有危险。”

  “我也去!”女护士高莲清急切地说,“我的任务是给烈士清洗,让烈士走得干干净净。院长,我必须去!”

  思考片刻,院长点了点头:“好!把我的马也骑上,你们俩一人一匹,完成任务立即返回。”

  细雨绵绵,寒风阵阵,两匹枣红马在公路上逆向飞驰。

  一路向南,骑行不到3公里,他们看到公路旁的大树下一位朝鲜姑娘正焦急地张望。张书义急忙勒绳下马:“你是朴顺子?”

  “我是,朴顺子,朝鲜劳动党党员。”她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回答。

  “志愿军烈士呢?”高莲清问。

  “走,跟我走!”朴顺子往前指了指。

  沿着一条泥泞的小山沟前行300米,朴顺子停住了脚步。她指着一个用草帘子遮盖的防空洞说:“中国同志在这里。”

  天色渐暗,山谷里升起薄薄轻雾。张书义和高莲清掀开草帘,一名志愿军烈士横卧在爬犁上,胸部中弹,鲜血染透了军衣。高莲清从他的上衣口袋中翻出资料牌,哽咽着说:“组长,你写墓牌,我来清洗。”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