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文 >

导演竹内亮:“让世界看到更真实的武汉 我的初衷达成了”

时间:2020-07-14 07:06

来源:新闻作者:非洲中文网点击:

  对话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导演竹内亮

  “让世界看到更真实的武汉 我的初衷达成了”

导演竹内亮:“让世界看到更真实的武汉 我的初衷达成了”

竹内亮(左三)和武汉市民在街头的合影

导演竹内亮:“让世界看到更真实的武汉 我的初衷达成了”

一位被拍摄对象特意强调自己做过核酸检测了

导演竹内亮:“让世界看到更真实的武汉 我的初衷达成了”

“脏辫熊”(前)录制介绍武汉文化的视频

导演竹内亮:“让世界看到更真实的武汉 我的初衷达成了”

  游泳回来的武汉老人

  看过竹内亮的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之后,他的一位日本朋友留言道:“希望武汉人都能快乐起来。”

  41岁的竹内亮已经在南京定居7年,作为一名日籍导演,他的镜头一直记录着自己生活所在的这片土地。

  今年3月,他拍摄的关于南京防疫状况的短片《南京抗疫现场》,先后被日本电视台、TBS等多家媒体报道。在这之后,竹内亮心里“去武汉看看”的念头越来越强。

  6月初,竹内亮终于得以成行。

  《好久不见,武汉》记录了10个武汉人的故事,有从华南海鲜市场进货的日料店老板、经历了40多次核酸检测的新冠肺炎康复者,以及熬过长久分别、即将完婚的情侣。

  竹内亮说,自己记录的故事不只与悲伤有关,也有武汉人的坚持与乐观,“希望这能消除一些偏见,让全世界看到一个更真实的武汉。”

  “希望打破这些偏见

  让他们对武汉有更多了解”

  北青深一度(以下简称深一度):为什么会把“消除偏见”作为拍摄这部纪录片的目标?

  竹内亮:现在很多外国人包括日本人,对武汉的情况还是不了解。中国媒体说,武汉现在“清零”了,一个确诊患者都没有了,这样的数字日本人还是不太相信。因为现在日本每天还有一百多名新增感染者,所以他们会觉得武汉的数据肯定是假的。外国人获取武汉信息的渠道有限,他们对武汉的印象一直停留在2月份。我希望把这些偏见打破,让他们对武汉有更多了解。

  其实我之前对武汉的现状了解也不多,有些人说武汉很安全了,也有人说武汉还是特别危险。作为一个纪录片导演和一个媒体人,我自己很好奇,也想亲自去看看。

  深一度:因为安全上的考虑,拍摄计划在公司内部也有一些反对的声音?

  竹内亮:是的,当时大家对武汉的情况还不太乐观,一些员工家里有老人,他们会担心健康的问题影响到家里人,这种担忧我能理解。员工们都认为现在去武汉还是有点早了,建议我过几个月再去。

  但我自从3月拍了《南京抗疫现场》后就打算去武汉拍摄,一直在“忍”。到6月份,实在忍不下去了。这是我自己的公司,我说了算(笑),其实没有人能真正拦得住我。

  “在100多个报名者中

  筛选受访者真的很痛苦”

  深一度:在微博上征集受访者时有多少人报名?最后是以什么样的标准确定了拍摄对象?

  竹内亮:当时微博上有100多人报名,100多人就有100多个不同的故事,我们到底要呈现什么样的武汉故事,这个筛选的过程真的很痛苦。

  先是由我们团队编导和摄影师给几乎所有报名者打了半小时以上的电话,询问他们的情况,筛选出大概20人后,最终由我作出决定。我的标准是挑选那些外国人也想看的故事,比如跟华南海鲜市场、雷神山医院相关的,这些是日本人都知道的地方,他们想看这些地方后续发生的故事。

  深一度:最后10名拍摄对象,有护士、餐馆老板,还有康复的患者,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一些很有故事,但最终被舍弃的拍摄对象?

  竹内亮:有,比如说我们编导想拍一个在疫情发生前刚生完孩子的妈妈,她在疫情期间买不到奶粉、尿不湿。但我不希望有那么多回忆疫情期间的故事,我们纪录片的主题还是希望更多地呈现这个城市现在和未来的样子。

  深一度:出发前有没有看过其他导演拍摄的武汉抗疫题材的纪录片?

  竹内亮:我特意没看别的导演拍的作品。我不希望其他人的作品影响到我的想法,我想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始拍摄,我刚去武汉时就是一张“白纸”的状态,这样才能够更客观地呈现出我看到的东西。

  “摄制组每人都哭过

  但悲伤不是这座城市的全部”

  深一度:刚到武汉的时候,摄制组有担心吗?

  竹内亮:我对武汉到底什么样子真不知道,所以才想去武汉看看。我身边的人还是比较担心,编导准备了消毒液、护目镜之类的防护用品,但最后根本没有用到,只用了口罩。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